網站首頁 | 論壇首頁 | 尋根系統 | 紀念館
 
 
“胡公大帝”是哪里人?
[ 來源:胡氏宗親網 | 編輯:南山 | 時間:2008-01-04 19:03:16 ]
北宋清官胡則及“胡公大帝信仰”
鮑志成

http://zjmuseum.com.cn 第十七期
本文未經原作者同意轉載,如有異議請聯系:QQ114412749,[email protected]

[摘要]
  胡則是北宋時期著名政治家,以清正廉潔、勤政為民而著稱于時。作者在調查研究杭州龍井茶歷史過程中,挖掘了許多有關胡則的文獻史料和文物古跡,并到胡則故里永康方巖等地進行調研。本文簡略考述了胡則生平,主要介紹了杭州、永康等地的胡則古跡,以及流行于浙東一帶的民間“胡公大帝信仰”習俗。
  關鍵詞 胡則 胡公廟 赫靈廟 胡公大帝信仰

  1954年早春時節,毛澤東主席在杭州期間,興致勃勃地游覽了西湖老龍井,參觀了胡公墓廟,聽取慧森和尚講述北宋清官胡則清正廉潔、勤政為民的事跡,感慨萬千。1959年9月28日下午,毛澤東主席到金華視察,在火車上接見永康縣委書記馬蘊生時,語重心長地說:“永康最出名的不是五指巖生姜。永康有個方巖,方巖有個胡公大帝,胡公大帝才是最出名的。胡公大帝不是神,不是佛,而是人。他姓胡名則,是北宋的一個清官,為人民做了很多好事,人民紀念他,所以香火長盛不衰。我們共產黨的干部也應該多做好事。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這是共和國的領袖對一位封建時期的清官好官的崇高評價。
  受到共和國領袖如此崇高評價的胡則,是北宋前期政壇的一位杰出政治家,他以清廉、勤政贏得了人民群眾的尊敬和愛戴,千百年來被奉為“胡公大帝”,他死后歸葬在杭州西湖老龍井。此后,胡公墓廟一直延續至今,當地民眾一直把老龍井稱為“胡公廟”。
                            一
  胡則(963-1039),字子正,浙江永康縣人。自幼果敢有才氣,曾在方巖僧舍讀書。舉進士后,歷仕太宗、仁宗、真宗三朝,十握州符,六持使節。至道二年(996)調任憲州錄事參軍,時寧夏擾境,太宗問以邊策,對答稱旨。升著作郎、簽書貝州觀察判官。朝廷遣使查省冗役,命則行河北道,省冗役10余萬,民得休養生息。升著作丞,知潯州,繼以太常博士提舉兩浙榷茶,兼知睦州。丁母憂,服除復知永嘉郡。年余后,提舉江南路銀銅場鑄錢監,改江淮制置發運使,升尚書戶部員外郎。會真宗奉祀景毫,胡則供給無缺,擢三司度支副使。徙廣南西路轉運使。時有番船遭風至瓊州,告以乏食,不能回去。胡則即命貸錢三百萬。地方官認為夷人不可信,胡則認為“彼以急難求我,豈可拒而不與?”后來貸款果如期歸還,并三倍于原值。天禧三年(1019),胡則巡視宜州,受理已判處死刑囚犯19人,經復審辨得活者9人。復任發運使,累升至太常少卿。乾興元年(1022),丁謂治罪,累及胡則,降知信州,改知福州,又以右諫議大夫知杭州。調任河北都轉運使,以給事中權三司使。胡則提請改革鹽法,改官賣為商銷,百姓稱便。天圣九年(1031)降謫陳州。時范仲淹為陳州通判,胡則以國士待之,建立深厚情誼。明道元年(1032)八月,任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適逢長江、淮河流域大旱,百姓餓死者甚眾,胡則乘機上疏,請求永遠免除江南各地的身丁錢,詔令永遠免除衢、婺兩州身丁錢。景祐元年(1034)加封兵部侍郎致仕,退居杭州,彈琴讀書,詩歌管弦。寶元二年(1039)六月十八日,胡公以77歲高齡薨于杭州私第,康定元年(1040)二月二十一日詔葬錢塘縣履泰鄉西山龍井暉落塢(今老龍井)。范仲淹為作銘曰:進以功,退以壽,義可書,名不朽,百年之為兮千載后。
                             二
  胡則去世后,備受世人崇敬,在他的安葬地西湖老龍井和永康故里,都建立了紀念他的祠廟,香火興旺,千年不絕。如今,這些地方都成了文物古跡和風景名勝,受到國家的保護。
  老龍井胡公廟。宋康定初(1040),由朝廷賜地51畝葬祭,在墓傍建牌坊和家廟,廟中塑胡則像。紹定年間(1228-1233),婺州云溪呂公皓訪胡公墓荒蕪中,得斷碑,參政葛公洪等籍田致奠,具有程式。淳祐四年(1244)秋,兩浙轉運判官章公大醇,厘正散失,修祀立案,重新胡公之祠,克履舊觀。元朝中葉,有黃溍等諸鄉賢,匯祭賦詩,傳為盛事。清雍正年間奉憲敕修墓地。嘉慶元年(1796),僧人頂明上人在廣福院舊址疊石運木,胼胝提具,創為指云寺。光緒二年(1876),鄉賢應寶時尋得胡公墓地,次年胡庫裔孫集資重修墳塋,并以“前江蘇按察使應寶時”銜新勒“宋知杭州府加兵部侍郎永康胡庫胡則之墓”墓碑。光緒八年(1882),于墓東數十步地重建家廟,坐西朝東,計后進5間,連南北6小間。中進大殿3間,連南廠北舍披接。前進3大間。中進供胡公神像,龍亭為湖州太守所建,板聯均諸名公所撰。民國五年(1916),浙江督軍、省長、鄉賢呂公望再次倡促庫川族會重修,并專撰《重修龍井源序》。
  解放后,朱德與寺僧慧森相交,曾多次上老龍井品茶會友。文化大革命中,碑亭被拆,墳墓被扒,墓碑和墳面石雕被挪作他用,胡公廟成了斷墻殘壁,滿目荒蕪。
  近年來,省政府有關部門在老龍井改建中于原土封墓址重建胡公墓,以青石圍砌墳周,前立“宋兵部侍郎胡則墓”碑。于原胡公廟址新建胡公亭,書法家劉江篆額,左右柱刻毛澤東主席對胡則的評語: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亭中樹胡則像碑,正面線刻胡則像,陰刻重建碑銘。如今,這里已經成為一處富有現實政治意義的歷史景點。
  由于胡公的清譽政績,加上關于他的種種神異傳說,后世胡公成為民間崇拜的神靈,除了老龍井胡公廟,在胡公故鄉永康還有多處祠堂家廟,其中主要有:
  方巖赫靈廟。在永康方巖胡則讀書處,當地胡姓即在其逝世后建廟祭奠。南宋建炎年間(1127-1130),方臘起義軍占領浙中,相傳在永康方巖山時,方臘夜夢胡則紫袍金帶手持赤幟現于空中,不久,方臘即被官軍剿滅。朝廷聞之,褒獎有加,封胡則為“顯應侯”,為建“顯應廟”祀奉,其墳賜封為“顯應墓”。其后數見靈異,多次加封,聞名遐邇。紹興二十二年(1152)敕賜“赫靈”廟額后,建赫靈廟。其后香火不絕。清順治、康熙、乾隆年間曾3次修葺。嘉慶十五年(1810),換棟易梁,重加黝堊。道光二十七年(1847)再次重修。二十九年(1849)九月初四,寺廟及僧房被火焚毀,全縣十鄉捐資重造。解放后,方巖寺院一度被搗毀,僅剩后洞一胡公坐像。改革開放后,1980年政府恢復傳統胡公廟會活動,建立方巖風景管理處,籌資重建方巖,發展旅游業。如今方巖寺廟分兩部分,一為佛教寺院,一為胡公祠,規模超前。
  壽山胡公家廟。系庫川胡氏上祖產業。五峰之一的固厚峰下有2個自然巖洞,俗稱里洞和外洞。里洞為應程盧三宅學會產業,外洞為胡姓產業。南宋間,朱熹、陳亮、呂祖謙講學該地。外洞摩崖上有朱熹朱書“兜率臺”3個大字。郡守命呂璦創“五峰書院”于里洞,以紀念朱、陳、呂等先賢。胡則死后,族眾在外洞塑像并立胡氏各派始祖神主,稱胡公家廟。明嘉靖初廟廢,三十七年(1558)官賣以充軍餉。隆慶四年(1570),胡氏后人準以銀190兩贖回,至萬歷三十六年(1608)仍即洞建祠奉祀。此后,又幾經興廢。清康熙二十二年(1863),族孫惟圣又重建祠于洞中,尋又圯。迨民國二十三年(1934),為開發方巖景區,縣長羅駿超曉諭胡姓新建兜率臺。次年,庫川前巷胡氏合力在洞內設胡公神龕、神像、全座像。后設附主神龕3間,像兩旁設房8間。洞前建臺1座,計3層,下層5楹,上、中兩層各3楹,高3.7丈,寬7.2丈。二十六年(1937),臺成。適逢杭州淪陷,省府遷來方巖。該樓為省財政廳租為辦公用房,出資于中層3間兩邊各增1間房子,上層安裝遮簾玻璃,號曰“重樓”。省政府主席黃紹竑題匾曰“春帆樓”,并撰寫多幅長聯。重樓之前,丘壑映綠,古樹籠煙,鳥啼泉鳴,空谷回音,對峙五峰,青紫無言,引人遐想。樓下山腳有“上馬石”,頂尖旁削,縫裂為三,故又俗稱“試劍石”。解放后,祠被收為國有,劃歸方巖景區,現為五峰招待所。
  永康縣城北鎮殿。坐落在永康邑城上街西側(今永康二中大門口里側一帶),是胡則死后族人在城內胡氏故居舊址修建的一座家廟,有寺僧住持,并建有“北鎮八朝請會產”。清同治壬戌(1862)戰火中被夷為平地。越數載,邑城漸復,胡氏乃就廟址重葺大殿,至庚午(1870)建龍山總祠時,定于祠工之余建成此廟。癸酉(1873)冬動工,大殿前隆起5楹,翼以兩廂,各樓其上,甲戌(1874)秋竣工。當時廟與西街試院鄰近,遇歲科縣試,廟作為士子棲止之所。民國初,西街試院創辦為永康初級中學,嗣后隨著學校的拓展,此祠成了校舍的一部分。50年代,永康中學擴建新校舍時拆除。
胡公陵園。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后,永康市政府重開方巖,恢復胡公廟會活動,胡公裔孫歡呼雀躍,遂有尋覓顯祖靈骸歸葬故里之議。1992年,胡庫下村村委順應群眾呼聲,決定籌資20萬,在村南黃山端上丘建設胡公陵園。在胡觀成等二赴杭州踏勘尋覓、聯絡溝通之后,于5月3日,村委派8人組成的奉靈工作組赴杭,在在杭裔孫胡紹恩的安排和當地群眾的配合下,順利地找回了墓碑和墳面石雕,起出顯祖和陳氏遺骸。護送靈骸的專車駛抵胡庫時,全體裔孫畢恭畢敬,焚香燃燭,夾道迎接。5月24日舉行了隆重的奉靈安葬儀式。
  胡公陵園占地20畝,呈長方形,坐北朝南,面對方巖獅峰。陵園分兩部分。左邊是園區,以規模宏偉的懷忠閣為主體,配以廣場、水塘、亭榭。右邊是陵區,建胡公及其父胡承師兩座墳墓。陵園四面遍植樹木花草。懷忠閣矗立在三級臺基上,為單層重檐歇山頂建筑,面寬五間,進深四間。閣正中端坐著香樟雕成的巨大胡公塑像。閣前是開闊的廣場,廣場前為一長生塘。塘右一排九間留芳亭,塘左是六角“銘德亭”。陵墓仿杭州西湖岳墳規式,筑直徑5米的圓形條石墓墻,墓頂栽蘺蘺青草。墓周砌以石雕欄桿。陵地分三級,胡公墓坐中一級,后一級是胡承師墓,式樣一致,規制略小,前一級為方形拜壇。胡公墓前有一對石獅,兩邊各立范仲淹撰的墓志銘和察胡使郎文碑亭。胡承師墓兩邊各立胡承師墓志銘和遷葬碑文。拜壇的右前方建六角“望賢亭”。
  陵園落成后,每逢農歷八月十三胡公誕日,全市舊10鄉47都72個“老爺”、150多班“羅漢”,都要前來參拜獻藝,熱鬧非常。東陽、義烏、縉紜、武義甚至臺州、溫州、麗水的香客,在八九月方巖香期期間,來陵園瞻仰者絡繹不斷。也許是顯祖顯靈,陵園東大門內側一株已枯死多年的香樟,在胡公陵園建成后,居然抽出新芽,枝繁葉茂。
                           三
  胡公作為歷史上著名的清官,一直受到人們的崇敬,當地民間千百年來以祭奠胡公為核心的一系列文化活動也長盛不衰,形成了獨特的富有地方特色的“胡公廟會”。
  胡則奮由一第,逮事三朝,十握州符,六持使節,選曹計省,歷踐要途,凡47年,晚以從宦,全身而退。有德于民,有功于國。明道初,江南大旱,饑民遍野,胡則及時上疏,詔令永遠免除衢婺兩州的身丁錢,一直為人民大眾所敬頌。胡則逝世后,人民感其恩澤,在其方巖舊讀書處供像,“廟而食之,歿有靈焉”。北宋宣和年間(1119—1125),方臘在清溪起義,突襲永康,“保險方巖,弄兵逾月”,官軍久攻不下。相傳,起義軍首領夜夢胡公飲馬于山巖水池,而這水池之水實乃義軍賴以據守以濟朝夕的活命之水,次日天亮前往一看,水池已涸,義軍因此驚駭大亂,官兵一臨,即日潰散。“由是邦人事公有加。他日若水若旱,若癘若疫,有求必應,有禱即驗,跡實表表,滿人耳目。”廉訪使王導上報朝廷,“封順佑侯”。“繼而合邑之士,狀于有司”,“威赫顯靈,昭于朝庭”,自宣和至南宋淳祐,屢加敕封:紹興二十二年(1152)敕賜“赫靈”廟額。紹熙三年(1192)敕封“嘉應侯”。嘉泰三年(1203)敕加“福澤侯”。嘉定三年(1203)又敕加“顯靈侯”。淳祐六年(1246)敕進爵為公,更號“顯應”,尋加“正惠”。寶祐初(1253)再加“忠佑”,明太祖朱元璋敕封胡則為“顯應正惠忠佑福德齊天大帝”,群眾即稱“胡公大帝”,形成獨特的已延續千年的胡公廟會活動。
  一是立廟奉祀。胡則死后,人們先在方巖胡則讀書處立像膜拜。紹興間敕賜“赫靈”廟額,遂構崇祠于廣慈寺前廳,紅臉胡公像的香火遂盛過廟中的諸尊菩薩。農歷八九月間,一年一度上方巖拜胡公成了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內容。“八月初一趕頭香”是虔誠的信奉者所追求的首要目標。這一天,庫川大宗管事要早早趕到方巖開天門,讓第一批香客進殿祭拜。自南宋迄今,浙東數州道俗士女,水陸跋涉而來,“獻牢醴虔誠跽拜者,歲逮秋成,肩摩趾錯,無日以休。”衢婺兩州以及臺紹處溫“農人咸以望歲者望于公。村墟里社,必為祈報之所,胡公廟布滿于浙中、浙東、浙南幾個郡邑,不啻數十百區。”1992年,胡庫下村去杭州龍井移歸胡公骨殖,在村南黃山端上丘修建了“胡公陵園”,同時于畫眉巖修建了胡公家廟。此后,人們到過方巖,必再到胡庫瞻拜。
  二是以“迎案”為主體的胡公廟會(俗稱方巖廟會)。隨著胡公被逐步神化,奉祀活動的規模和范圍日益擴大,內容和形式越來越豐富,從單純上方巖敬胡公憑吊先賢,逐漸發展為禱神祈福和聯親會友、遣興自娛,終于形成了以奉祀胡公相號召的,有大半個浙江逾數十萬、上百萬群眾參與的,約定俗成千年不衰的胡公廟會活動。每年農歷八月初一開始,中經八月十三(胡公生日)、九月重陽兩大高潮,至九月十五日結束,會期長達一個半月。所謂‘‘迎案”,就是一隊隊人簇擁著一尊由人背著的胡公神龕(俗稱“老胡爺”),按固定的路線巡游,接受人們的祭拜,進行武術和歌舞表演。“迎案”有專門的里社組織,一般以一都或數保為單位,供奉一尊胡公神龕。各村輪流,一年一換。永康舊時10鄉47都,據說有72個“老胡爺”,如“上六保”、“下六保”、“十八保”、“后塘案”、“橫洋案”、“金畈案”、“柏巖案”、“武平案”等等。
  “迎案”隊伍由胡公神龕及其鹵簿、儀仗“技擊揭旗”的“羅漢班”、“衣彩吹唱”的歌舞班三大塊組成,總人數大多在兩百以上。羅漢班是“迎案”的主角,少則四五十人,多則百余人。其基本構成:頭旗(俗稱蜈蚣旗)16面以上,大刀4把,鐵鍤4把,滾叉4把,盾牌4面,哨棒6根以上,另外還有雙劍、雙锏、雙刀和羅漢孫(化妝成戲劇人物的孩子)等。歌舞班組成比較自由,可以從本村實際出發確定節目。常見的有“十八蝴蝶”“十八狐貍”“三十六行”、九串珠、打蓮花、踩高蹺、跑旱船、啞口、背瘋、臺閣、旋車等。
  各地迎案的日期和上方巖山的時間都是固定的,不能擅自更改,以免倚多倚少,發生不必要的糾紛。最多的一天為農歷八月十三,據說有72支;其次為九月重陽,約有50來支;其他日子平均10支左右。1994年八月十三日那天,到過胡庫的羅漢班有155支。
  “迎案”的過程包括:
  開殿門 各支羅漢班齊集頭年胡公神龕駐在地胡公廟前,放鐵銃三響,打開廟門后將豬頭等祭品供奉胡公案前。
  祭 插 次日上午村民和迎案隊伍在胡公廟前舉行隆重的祭插儀式,禮成后由羅漢班和歌舞班進行武術和歌舞表演。這實際是“迎案”前的一次彩排。
  演胡公戲 從開殿門當晚開始連演兩天三夜。第一夜先請胡公神位置于戲臺前,然后演《天官賜福》、《魁星點狀元》之類的吉慶戲。次日下午和晚上演“胡公戲”,劇目其實與胡公無關。第三個晝夜演“還愿戲”,凡許過愿的都要在夜戲開鑼前把三牲祭品供到戲臺上。
  游 案 正式“迎案”前一兩天舉行。“迎案”隊伍從本村出發到鄰近村鎮游行表演。“游案”即是拉練性質的動態演變,又有檢閱隊伍、答謝上下三處支持關心的意思。
  迎 案 這是活動的高潮。全體參加者頭天晚上沐浴潔身,禁房事。三更起床準備點心(粽子、麥餅等),進行化妝,五更集合會齊,放鐵銃三響后出發,前往方巖朝拜胡公,途經胡庫及方巖山腳的橙麓等村,要選擇曬場等空曠平整的地方進行“打羅漢”和表演。
  換香火 “迎案”隊伍抵達方巖山頂的胡公廟后放銃三響,把胡公神龕置于殿前,然后從前殿到后殿順向反向各跑三圈,“跳羅漢”。同時由隊中的巫公跳上胡公殿前的大香爐掏一把滾燙的香灰放進胡公神龕前的小香爐里。然后迎案隊伍沿原路返回。
  歸殿門把胡公神龕送往下一年度輪坐的保(村)胡公廟,在鞭炮鑼鼓聲中關上廟門。“迎案”至此結束。
  為了準備游案,大凡夏收后各個羅漢班即著手組織進行夜練,前后化一兩個月時間。訓練的主要內容是拳腳棍棒,刀槍對打,以及起叉、空翻、撲虎等功夫。
  迎案活動,不但宣揚胡公的業績,使胡公文化活動保持千年不衰,而且促進了習武強身意識,推動了農村武術運動,涌現了一代代武術高手,增強人民體質和民族素質,在抵御外敵和建設中發揮了作用。
  三是以胡公廟會帶動商業、旅游服務業的發展。雖然初期的胡公廟會幾乎不包含任何商業因素,但是,一年幾萬十幾萬至今逾百萬游客涌到方巖,自然給方巖和永康提供了很大的商機。古時自橙麓至巖下街到天街,巖上巖下店鋪林立,旅社(俗稱歇客店)連棟,方巖道上“祈賽者益踵相接,幟仗蔽道”,一片繁榮景象。參加廟會的人消耗大量祭禮用品和采購方巖紀念品,促進了方巖周圍村莊家庭作坊祭祀用品和兒童玩具等小商品生產的蓬勃發展,造就了一批信息靈活、有市場經營頭腦的工貿人才。解放后,胡公廟會被一度禁絕。方巖山下出現了歷史上少見的蕭條,所謂“食胡公、用胡公,沒了胡公定蕩空”,深刻生動地道出了胡公廟會活動與人們生產生活的密切關系。改革開放后,重建了胡公殿,恢復了胡公廟會活動。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參考書目
[宋]范仲淹:《兵部侍郎致仕胡公墓志銘》,《范文正公集》,四部叢刊本。
[清]汪孟 :《龍井聞見錄》,清光緒十年錢塘嘉惠堂丁氏刊本。
新修《永康縣志·人物傳》,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
新編《庫川胡氏宗譜》(內部刊本)。



【大 中 小】【打印】【 繁體】【投稿】【續投】【刪/改】【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打印】【 繁體】【投稿】【續投】【/】【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首 頁
Copyright 2006-2007 http://www.ekvyj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10805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101582 second(s)
福建时时彩11选⑤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