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論壇首頁 | 尋根系統 | 紀念館
 
 
績溪胡姓探源
[ 來源:胡氏宗親網 | 編輯:南山 | 時間:2006-09-10 20:29:28 ]
績溪胡姓探源
[轉帖]打探“績溪胡”
摘自《新績溪論壇http://www.ahjixi.com/lt/dispbbs.asp?boardID=5&ID=2556&page=1》 

撰文及圖片:章恒全



“魯連黃鷂績溪胡,獨為神州惜大儒”是胡適為北大引進人才的故事,借胡適的大名,“績溪胡”一時間名聲大噪。在安徽績溪,胡姓占著很大的比例:全縣18萬人口中,胡姓住戶占15%還多,分布遍及全縣11個鄉鎮。據此推算,績溪胡姓人口有二萬七千人之多,居全縣之首。細算起來,績溪胡氏可細分為“龍川胡”、“金紫胡”、“遵義胡”和“明經胡”等:
“龍川胡” 始祖胡焱仕東晉,官監察御史,以散騎常侍出鎮歙州,遂舉家 從青州濮陽板橋村遷歙,再遷龍川,故為“龍川胡”;
“金紫胡” 以宋名臣胡舜陟贈金紫光祿大夫得名;
“遵義胡” 住城東遵義坊,建宗祠,因而得名;
“明經胡” 本姓李,隨義祖胡三而改姓,因此又有俗稱“李改胡”;更因其祖中 明經科進士而稱“明經胡”。



與胡正生家的大門相對,有一座存世五百多年的石雕牌坊。胡老指著牌坊說:胡家歷來人才輩出,特別是到了明代中期。第一個當大官的是胡富,他于明成化年間考中了戊戌科(1478年)進士,后來當上了戶部尚書;緊接著是他的侄兒胡宗憲,于嘉靖年間考中戊戌科(1538年)進士,他比胡富小58歲,而考中進士的時間剛好相隔一個甲子年,所以叫“奕世尚書坊”。這“奕世”二字,就是一代接一代的意思。胡宗憲后來官至兵部尚書,統領七省軍事,成為一代抗倭名將,在他麾下,武有戚繼光、俞大猷,文的有徐文長(渭)、茅坤、沈明臣,還有一位高級軍事參謀,那就是明代地理學鼻祖鄭若曾。鄭若曾幫胡宗憲編撰了著名的《籌海圖編》。今天,日本還在釣魚島問題上與我國糾纏不休,其實早在500多年前的《籌海圖編》中,就詳細記載了當年釣魚島抵御倭寇的布防情況。


八十多歲的胡正生一肚子龍川之謎 存世五百年的石雕牌坊


號稱“江南第一祠”的胡氏宗祠,是龍川最亮的一處看點,據說這是胡宗憲衣錦返鄉時修建的。胡氏宗祠以寬弘的殿宇、巍峨的儀門,尤其是精致的木雕而著稱于世,專家譽為“木雕藝術殿堂”,是績溪惟一一家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文革”中這里改作小學,幸虧一位當時在此任教的汪老師,帶著學生在精致的木雕上面糊上一層厚厚的舊報紙,貼上毛主席像并寫上革命標語,才保住了這些文化精品。

今天,當人們進入胡氏宗祠時,都會被那些千古一絕的木雕所折服。驚嘆之余,他們還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寬曠的殿宇中,看不到一個蜘蛛網,甚至連麻雀之類的小鳥也沒有,五百年來不用清掃卻整潔如新。究其原因,有人說,這是祠堂里的木材所致,這些木材大多能發出一種芳香味,如白果(銀杏)樹、香椿樹、柏樹等,它們本身的氣味刺激了蜘蛛等昆蟲,使其不能在此生存;有人說,祠堂中央的地磁吸力特別強,蜘蛛小鳥在此無法著落,只得另辟他處;還有一種“王氣”之說,此說出自《龍川胡氏宗譜》:“出臨溪四十里內出王侯,正謂大坑口陽基言也”。這冥冥之中的事,有誰解釋得清呢……


美侖美奐的木雕制品

龍川·關著門的胡炳衡故居和門庭若市的胡宗憲故居

一百多年前,胡炳衡的爺爺只身闖蕩蘇北,苦心經營,開辦了“胡裕泰號”,經幾代人的努力,成為三泰(泰州、泰縣、泰興)地區的著名徽州茶商。筆者保留了一枚“胡裕泰店”的印章,想必是胡家茶莊的遺物。
胡炳衡故居與胡氏宗祠隔河相望,門牌是“大坑口10號”,這是一座孤零零徽州老宅,解放后住著一位孤寡老太,后來又被一把火燒掉了前廳。2002年,縣文物保護部門整修了這座民宅,本想對外開放,沒想到上面來了通知:暫不開放。現在整日鎖著門,只有院內那棵鳳尾竹毫無顧忌地生長,搖曳在院墻上方的竹葉,頻頻向一張張陌生的臉打招呼。

與此相映照的,則是胡宗憲故居門前車水馬龍的景象。



胡炳衡像 胡宗憲故居文書資料上的有關記載 胡裕泰店印信


胡炳衡故居外景

胡宗憲故居位于“船形”龍川的船舵處,俗稱“尚書府”,占地5000多平方米。這里房屋曠闊,屋舍勾連,巷徑相通,雨天不濕鞋,可走數十家,進出之門竟有幾十扇,故又稱“二十四個門闕”。歷史上這里人丁興旺,鼎盛時期曾七世同堂。主體建筑“從善堂”的匾額為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所書,堂中所懸金匾“龍川”,為明朝皇帝御書。

胡宗憲為龍川胡氏第34代祖,育有三子,長子胡桂奇,次子胡松奇,三子胡柏奇,胡松奇在績溪繼承家業,克勤克儉,兢兢業業。今天,尚書府中還有一個“松公祠”,是松奇公一脈的支祠。績溪宗族修譜時都修有一個“輩份歌”,龍川胡氏不脫窠臼,也是五個字為一句,每個字的偏旁均嵌有水、木、火、土、金等五行標志。

在尚書府的正廳,筆者看到,這里的櫥窗里展出了胡宗憲家族的房地契、家產分攤鬮書等文書資料,那上面有胡炳衡爺爺的名字。

“尚書府”解放后被支解拆分給當地農民居住,“文革”中遭到嚴重破壞。所幸的是,最近一位40多歲的年青人花巨資修復了它。此人名叫程波,早年迷上了徽州古建筑,后來干脆開起了“古董行”,收購大量的建筑構件。他從28戶農民手中買下了這座瀕臨倒塌的老房子,用了整整3年的時間,按原有的樣子修復了整個建筑群。今天,當您走進這座豪宅,一定會驚嘆它簡直就是一座迷宮,您一定還會被徽州古建筑的精湛技藝和巧奪天工的木雕技術所傾倒。


胡炳衡故居內景

湖里·明經胡故里·誕生“紅頂商人”之地

績溪湖里村,本是胡姓聚族而居的地方,后來因為遷入了周姓、王姓,為了調和各姓之間的矛盾,改“胡里”為“湖里”。現在大家都知道胡雪巖的大名,這位赫赫有名的“紅頂商人”、“江南藥王”,徽州人稱誦的“商圣”,就出生在這個小山村里。

湖里村是“明經胡”的故里,是“李改胡”,故是假胡。據《明經胡氏族譜》載:“始祖昌冀公,本李唐昭宗太子……誕辰生數月,為避朱溫之篡……匿居民間,賴義祖胡三公養為子,因改胡姓。”后唐時,昌翼公以明經科獲進士,因此又稱“明經胡”。其二世祖胡延政曾任績溪縣令,后遷居績溪,遂成為績溪“明經胡”的始祖。



胡氏宗祠外景 寧波勝歸山湖公巖 胡氏宗祠內景

今年春夏間,筆者又去了一趟湖里。一早便去車站搭中巴,從中巴車下來時,距離該村還有三四公里。我在岔路口等了半天也不見有車來,就連“大篷車”也沒有。后來總算看到有位騎摩托車的漢子過來,見他有些面善,遂厚著臉皮請他幫忙帶我一程,他竟毫不猶豫答應了。摩托車在泥濘的土路上“突突”前行,只十多分鐘就到了村中,問人:"胡雪巖故居在哪兒?”一個小店的老板答:“你問巧了,我就是胡雪巖的后代,胡雪巖故居就在斜對門。”在那人的指點下,我走進了那間小屋,隨后又看了胡家宗祠。祠堂十分破敗,令我不敢進去。他告訴我,胡雪巖小時很苦,四歲那年死了爹,后來幫人放牛,再后來經人介紹到杭州找了一家店鋪“學生意”(即作學徒的意思),絕頂聰明的他,從此一躍成為富可敵國的大富商。在湖里,有關胡雪巖的資料并不多,那老板拿出一份當年這里的周家與王家曾為土地山產打官司對簿公堂的記錄本給我看,那上面有請胡雪巖幫忙打官司的記錄。老板說,他家原有一幅“祖宗容”(祖宗像),畫的就是胡雪巖,三年自然災害時,“祖宗容”被他父親賣給了蘇州一個遠房親戚,這才救了一家人的命。現在他家還存有幾大箱子黃紙寫的藥譜,也不知是不是胡雪巖當年開藥店時用的……


胡宗憲像 胡雪巖像 青年胡雪巖

上莊·胡適故里·天開文運之地

“明經胡”后裔的一支后來從湖里遷到了績溪北鄉的宅坦和上莊,其中,上莊成了胡適的老家。

上莊,離縣城39公里,是萬山環繞的地方。西有黃柏凹,從上面可以眺望黃山的光明頂;北有竹桿尖,是胡適“才見竹桿尖,我心中一陣狂跳”的地方。一北一西兩座峰,都在千米以上。胡適的故居,位于村子中部,必須走過宛若蛛網的小巷,才能到胡適家。其實,上莊的小巷就像迷宮,易進難出。

“五四”時期,胡適率先扯起反孔大纛,倡導白話文。毛澤東說過,胡適是他“五四運動初期崇拜的第一人”。績溪人更是為這位“集三十六個博士為一身”的老鄉深感自豪,1940年胡適五十大壽時,績溪人隆重地贈送了這位“駐美大使”一塊紅底金字的大匾,上書“持節宣威”四個大字。

胡適故居是胡適青少年時代起居的地方,在這里看門的,是胡適的遠房侄孫胡從,他帶我參觀了胡適讀書的書房、胡適與小腳女江冬秀的洞房,還拿出胡適親筆寫的結婚請柬給我看。



胡適 胡適一家

在上莊,還有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那就是胡適的本家胡開文。胡開文比胡適大150歲,是中國的制墨大師。 “胡開文”并非他的名字而是他的店號,胡天注才是他的真名。那一年,他從休寧縣學藝回績溪探親,路過徽州府時,在孔廟中打盹休息,一覺醒來,抬頭猛見一塊金匾有“天開文運”四個大字,于是取了中間二字為其店號。沒想到,從此他的店果然開了文運,成為中國制墨業的龍頭老大。后來,他的地球墨獲得了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質獎章。筆者收藏了一幅當年胡開文后裔抄錄的全國分店圖,從中可窺見其店業盛況。


明經胡始祖昌翼公像 唐昭宗太子墓 岳飛之友胡舜徙


績溪北·岳飛之友“金紫胡”

績溪縣城北郊,有一塊是胡姓的住宅區,以宋代名臣胡舜陟贈金紫光祿大夫得名,故人們稱此族為“金紫胡”。胡舜陟與抗金英雄岳飛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岳飛當年在績溪曾拜訪過他,并有詩書往來。岳飛由于“莫須有”罪而下獄,胡舜陟上書為岳飛鳴冤,二劾秦檜,最終被秦檜所害,下獄至死。他的兒子胡仔從此不再官,在湖州苕溪當了隱士,著書立學,歷四十年而不輟,留有詩壇泰斗之作《苕溪漁隱叢話》一百卷傳世。

到了清代,“金紫胡”人才濟濟,胡匡衷、胡秉虔、胡培彗祖孫三代人研究經學,專精獨到,在經學史上被稱為“績溪三胡禮學”,這是績溪“金紫胡”家族一段了不起的歷史。



遵義坊牌樓匾額


縣城東郊·以坊名命名的“遵義胡”

績溪城內有一座四個門的立式街坊,名為“遵義坊”。在此坊周圍住著一群胡姓的家族子孫,他們被稱為“遵義胡”,其祖胡松是明代正德年間的進士,累官至工部尚書,以耿直敢和權臣劉瑾抗爭,名震朝野。

江南第一關·績溪“胡”共同走過的地方

江南第一關,是績溪徽商走出大山、通往外埠的咽喉之道。這里兩峰夾峙,山勢險峻,怪石嵯峨,逍遙河咆哮如雷,瀠回跌宕,奔騰而出。在這險峻的石壁上,鑿洞嵌入約2米長花崗石板,筑成棧道,部分石條半懸空際,人走在上面,腳下萬丈深淵,白浪翻滾,頭頂白云藍天,初登者心悸目眩,捫壁緩行,不敢俯視。關口由4根大石條橫架天然巖石構成,門楣西刻“江南第一關",東刻“徽杭鎖鑰”。據說,當年太平軍首領李世賢路經此地,曾驚呼“此乃江南第一關也”!徽州人為了生存,常常是擔著山貨,背著踏果(績溪人外出吃的一種特制的面餅,胡適稱它為“徽州人奮斗求生的光榮標志”)走這條道,去闖蕩江湖,徽州那句民諺“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歲,往外一丟”,指的就是這種情形。

“徽州朝奉,自家保重!”這是徽州人常常送給遠行者的一句吉利而寄托希望的祝辭。也許,胡雪巖、胡適當年都是在這樣的祝辭聲中,走出江南第一關,背著裝滿踏果的行囊,懷著遠大的抱負,向一個遠離家園的陌生的地方走去……


文化民俗 風流人物 旅游觀光 讀者論壇

E-Mail: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New Concept Chinese School, 1997
】【打印】【 繁體】【投稿】【續投】【/】【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首 頁
Copyright 2006-2007 http://www.ekvyj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10805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122162 second(s)
福建时时彩11选⑤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