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論壇首頁 | 尋根系統 | 紀念館
 
 
胡公題刻留千古
[ 來源:胡氏宗親網 | 編輯:南山 | 時間:2009-11-23 21:55:48 ]
胡公題刻留千古
——巾子山最早的摩崖石刻
時間:2009年11月20日 08:34:30 來源:臨海新聞網 字號:大 中 小 [打印]
http://lhnews.zjol.com.cn/lhnews/system/2009/11/20/011594875.shtml

  在古城臨海的巾子山上,有十多處歷代名人留下的摩崖石刻,不少具有很高的文化價值和歷史價值。摩崖石刻最集中的當數三元宮后壁的伏龍巖了,我們現在能清楚見到的有“今之女宗”、“活潑潑地”、“渟泉”、“別有天”、“恩同生佛”、“枕漱”、“水流云平”等七處,多為清代道光和咸豐年間所刻。但另有一處宋代摩崖,卻鮮為今人所知,而此石刻應是巾子山最早的,也是唯一有史籍確切記載的宋代摩崖。
  此石刻位于三元宮臥佛殿后面的峭壁上,佛殿后墻與石壁僅有兩步來寬,左右兩邊有磚墻隔斷,只佛殿后墻一扇小門可通,極為隱蔽,并且常年加鎖,游人難以涉足。故此石刻漸漸不為今人所知,《臨海文物志》、《臨海文化史話》、《中國歷史文化名城——臨海》中有關摩崖石刻的章節,對此皆未述及。
  由于石刻的崖壁前傾,減少了雨水的沖刷,加上前有殿墻嚴嚴實實的遮擋,陽光難以透入,對石刻起了很好的保護作用,以致經歷數個朝代,字跡依然清晰。石刻文曰:“胡承公同弟成美來游,男羽兆侍行,癸丑清明日題。”對于這方石刻,光緒《臺州府志》有載:“摩崖高二尺八寸,廣二尺四寸,四行,行五字,正書,徑五寸。在郡城巾子山三官堂后伏龍巖。”清代臨海學者洪頤煊《臺州札記》考證,刻石時間癸丑年當是宋朝紹興二年(1132)。如此算來,距今已有877年,比起明萬歷8年建成的三元宮,還要早448年。
  胡承公何許人也?《臨海補志料》:“承公,世將字也”。《宋史》:“胡世將,常州晉陵人,登崇寧五年進士,為監察御史,除徽猷閣待制,禮部侍郎。紹興九年為寶文閣直學士,宣撫川陜,十一年資政殿學士致仕。”
  關于胡承公與臨海的淵源,有二說:
  一為“經由說”,緣自洪頤煊的《臺州札記》:“《天臺集》有胡世將《癸丑三月十日自涌泉寺過吳文叟山居》詩,與此題名相去不多日,當亦一時所經由也。”
  二為“謫居說”,緣自《臺州金石錄》:“嘉靖《臨海志·流寓傳》載胡世將,稱其以兵部侍郎建炎中謫居于此,題名巾子山。”
  本人傾向于“謫居說”,理由是臨城舊有胡公廟。項士元《巾子山志》有“胡公廟”條目:“胡公廟,在巾子山三元宮之東,祀宋胡承公。”清代臨海畫家傅濂有《謁宋胡承公廟因觀石壁題名》詩:“門外長江滾滾來,忠魂回首不勝哀。生全大節還南宋,死戀名山列上臺。鐵筆千年留姓字,龍巖十丈護風雷。蒼茫獨立重懷古,無限松濤萬壑催。”如果說胡承公僅僅路過臨海而在巾子山題字,鄉人便立祠奉祀,并對其稱頌有加,似乎說不太通。
  我認為,胡承公對臨海一定有過較大的貢獻,要不邑人不可能立祠專祀,而且胡公在臨海逗留的時間也不會太短,否則不可能有太大的作為。因此,“經由說”難以站得住腳。近聞三元宮師太有重建胡公廟之意,可見邑人至今沒有忘記胡公。那么,到底胡公對臨海作出過那些貢獻呢?可惜的是史料缺乏記載,按照項士元先生《巾子山志》記載的“每值神誕,邑城絲線業工商聚焉”分析,胡公當是對臨城的絲線業作出過較大的貢獻。這僅是本人推測而已,有待專家進一步考證。
  無庸置疑的是,“胡承公題名”石刻無論從鐫刻年代上來說,還是從題字者具有的內涵來說,都應該是臨城諸多摩崖石刻中最有價值的。


  作者:□李忠芳   編輯:張健
】【打印】【 繁體】【投稿】【續投】【/】【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首 頁
Copyright 2006-2007 http://www.ekvyj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10805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089683 second(s)
福建时时彩11选⑤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