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
  • 149閱讀
  • 3回復

胡氏鬮書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鬮書
鬮書又叫分書、分單、支書、關書、標書、標單、析產鬮書、勾書、議墨、分產分墨、鬮分合同、分產議約,就是過去分家的一種契約。在中國傳統社會,對應官方分家析產的律令,老百姓“分家”,以契約文書的形式認定。分家后,如發生土田爭競或土地買賣,到官府訴訟及過割(過戶)時,此契約文書則是需要出示給官府、由其驗查而具有法律意義的憑證。分家契約文書題列的名稱很多,較為普遍的有“分家文書”、“分書”、“清白分單”、“合同”、“遺囑合同”、“分關約書”、“關分合同”、“鬮書”、“連環鬮書”等。而“鬮書”的“鬮”,則出自“抓鬮”的“鬮”。分家時,分家人留出公產(有的還要留出自己的養贍產業)后,便請族親做個見證,按諸子數目將家產劃為數份,分注明白,各立名號,由諸子向祖宗神靈祈禱拈鬮而定。“鬮書”之名,明確反映出分家行為中“諸子平分”的繼承制度。

胡泰云鬮書序
嘗思創業難,守業亦難,守而兼創之則更難。予自幼承祖父母父母訓,歷世放效經營,即知家業之成也甚難。顧當是時,尊長俱在,創家業者,祖母也,主家政者亦惟祖母是倚。難哉祖母乎!予即分職其勞爾,不過奉令承教而已,夫何難為?而予猶心識世事艱難,黽勉(黽勉:努力)從事,繼祖母志,述祖母事,克勤克儉,無隕越(隕越:失職)焉。越中歲,而祖母與父母相繼下世。維時家政責于予,而予之經理視祖母時較難。何則?外侮(外侮:外來的侵略或欺侮。這里或是指土匪侵擾。)窺伺,一也;家口浩繁,二也。侮來則多事,事多則彌縫(彌縫:補救,斡旋,勉強維持)者難;丁繁(丁繁:人多)則多費,費多則擘畫(擘畫:謀劃,經營)之者又難。積此二難而兢兢業業,由是身列成均(成均:古之大學,泛稱官設的最高學府。身列成均:或指例授國子監一事)而外侮稍平,家業少有寸進。三十九歲,予與弟分爨(分爨:即分家)。長嗣永琮已有室,負笈從師。其次領有勤勞,尚克分憂一二。余諸子長幼不齊,且又多提攜襁褓者,而予猶必盡其難也。自是以來,籌嫁娶,置膏腴(膏腴:這里指肥沃的田地),立義冢,構廈屋,竊期以守為創,為爾子若孫計者,不辭厥難(厥難:困難),匪伊朝夕(匪伊朝夕:不止一日)耳。無何命運多舛,永琮名未遂,歲辛巳春援例辟雍(援例:即按例,引用成例。辟雍:古代天子所立大學名。援例辟雍:或指成為國子監生。),秋而竟不祿(不祿:享不了這份福祿,指早逝。)焉。是則,予之憂難并任,比年來病日臻,身日弱,一切出入贏絀(贏絀:指盈馀和虧損。)之政,悉介在有意無意之間。且年將及耆(及耆:達到六十歲),憚于難也。因思同居九世,自古為難,況諸子均各有室,亦均各抱子。克自樹立,歷練艱難,正在此時。爰將鬮受已業,并續置產業,量其肥瘠,勻作六股。內抽一股,為予膳典;其五股,敦請族親公詣安定堂上,命鬮捻定,各自掌管。是后也,雖為丁口眾盛,不得不然起見然,亦期爾等克盡厥難,俾予得觀后效焉。繼自今,毋耽逸樂,毋尚奢華,克勤克儉,紹武前徽,守而兼創,更從而光大之,是亦不難人之所難,誠為吾家難得之人也。予厚望之。親書鬮書五本,編為詩、書、忠、孝、友五房,各授一本為照者。是以為序。
道光四年(1824年)


友情、友誼,心心相連
[email protected]

只看該作者 1 發表于: 07-28
黟南胡氏分析序(巖真公鬮書)
    黟邑之南,地屬瑞村。安定胡巖真承父胡宗茂,真之獨立也,甚有不齊,年逢五載,換椿樹于北堂;未及成童,別萱親于膝下。甚艱怙恃之無依,未免風木之嘆息。夙遭幼苦,天幸有成。娶妻凌氏,喜全內取之能;育子成人,幸得徐卿之樂。長曰添旺,次曰添琦。俱畢子平,孫枝衍秀。喜旺琦之兄弟,有椿津之遺風,爨難分產業。田共恐混淆之無別,致使乖爭之有由,思身年老,不能盡事,請憑親族為盟,義將各處產業,肥磽兼答均分,編作仁、義鬮書二本,對天焚香拈鬮為定。自今鬮業之后,二男毋許倚強欺弱,生情挖界,以起爭端,致傷和氣,各宜遵守,永保身家,不得故違。如有此者,執此理論,準作不孝罪論,甘罰白銀拾兩,與不違者用,仍依鬮書。
為此立鬮書二本一樣,各執一本,永遠存照。
其有各處條款畝步開具于后
一、計各土名自種開列于后
旺執業
黃判塢塘下第二坵西頭近燦田一垃  梭肚坵  長坵直到東頭西山邊(以下略)
    琦執業
黃判塢塘下西頭一塊東頭一大垃    彎里大坵連西頭一小垃(以下略)
    又將外人佃種租田土名開具于后,兩半均收租
六畝坵租四十砠    佃吳女、琦奴、汪乞、旺奴(以下略)
    旺鬮得共租八十六砠零十四斤    又加租三十一砠零廿斤
下塢租七殂半    佃汪員保    路下租十八殂    佃陳四(以下略)
    琦鬮得共租八十六殂零十四斤    又加租三十一砠廿斤
大坦水積垃租廿砠    佃汪乞    小塘租二十九砠    佃胡勇(以下略)
    旺鬮得
一、計開老土庫屋宇并廚房門首樓屋、廁所、牛攔開具于后一、老土庫前重樓房上下二間在東邊(以下略)
    琦鬮得
一、老土庫前重樓房上下二間在西邊(以下略)
    計開塘
水大塢塘一口    前山塘一口    上莊塘一口(以下略)
一、各處田產官民科則稅糧,不論輕重,俱作兩半輸納當差
一、所買契書產業并置產簿,俱是長男收管,日后添琦要用,檢出參照,毋得執慝
一、前后山腳地菜園,肥瘦兼答鬮業已訖,毋許爭論
    嘉靖四十三年八月十五日立鬮書  主盟  父  胡巖真  號
                                  長男      胡添旺  號
                                  次男      胡添琦  號
                                  族弟      胡侃    號
                                  親人      許黑仔  號
                                  婿        許尚德  號
                                  婿        吳堂    號
                                  親長      吳巖賜  號
                            依口代書親人    汪克明  號①
世禎公同侄長孫議約”
立議約人胡世禎同侄長孫,今原有承祖鬮分基地,肥瘦不均,世慶股不服,因未畫字。今期太股現今造屋,請憑親族品搭。眾議將許大塢土庫長孫房頂上大倉一眼,扒補長孫管業;又有長孫原鬮得世裕廚前地一塊,世禎愿出木幫扶造屋。再長孫不得去期太股爭長兢短。今恐無憑,立此議約存照。    合同二張,各執一張存照。
康熙三年九月初二日    立議約人  胡世禎  號
                          同侄      胡長孫  號
                          族眾人    胡應文  號
    胡世芳  號
    胡福祜  號
    胡秉硅  號
    胡巖象  號
    胡世元  號
                          代筆親人  汪濰    號②

友情、友誼,心心相連
[email protected]

只看該作者 2 發表于: 07-28
胡適兄弟的分家鬮書
吾家祖遺舊產,僅基地一方、菜地一條而已。先夫仕宦十余年,清介自持,身后俸余,亦只數千金。其時稼兒雖已授室,秬、秠二兒年猶未冠,穈兒才五歲耳。余念家事之艱,諸兒之幼,不憚劬勞,悉心訓督,迄于今日,已十五年,諸兒均已長成,各能自立,余心殊慰。自維對于先夫,亦可稍釋其責,乃告諸兒,為作分析之計,俾各治其事,各安其居。綜計先夫所遺,除歷年日用婚娶所費,存囗囗囗囗囗經營商業所虧外,舉內外所存田地、屋宇囗囗囗囗囗公親代為主持配搭,立囗【元】、囗【亨】、利、貞四鬮,盟于先夫之神前,拈鬮執業,務求各極其平。其間應坐、應貼各款,或體先人之意,或盡為子之道,或推友愛之情。諸兒各顧大義,出自本心,深可嘉焉!至秠兒雖已繼出,茲亦與派田產四分之一者,遵先夫之遺訓也。外欠之款,歸秬兒獨任者,本其志愿也。夫兄弟如手足,友愛之情,初不因分合而有間。自分之后,愿諸兒相扶相助,亦如其未分之前,無少變異,是則余之厚望也夫!
宣統元年四月 日立鬮書人胡馮氏押
仝男 嗣稼
嗣秬
嗣麇
仝孫 思永
親房 吉庭
嗣稷
嗣秫
胞弟 馮敦甫
憑公 鐘宏
孝成
朗山
執筆 禹臣
友情、友誼,心心相連
[email protected]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07-28
【清】林則徐《析產鬮書》
父諭吾兒:聰彝、汝舟、拱樞知悉。
余服官中外已三十余年,并無經營田宅之暇。惟祖父母在時,每歲于俸廉中酌留甘旨之奉,祖父母不肯享用,略置家鄉產業,除分給汝四妹外有留歸余名下者載在道光丙戊年分書,汝等也已共見。嗣于庚寅年起夏出,至今未得,回閩,惟汝母中間回家一次,添買零產幾處,合計前后之產,或斷或典,田地不過十契,行店房屋也僅二十三所,原不值再為分析。而吾兒三人長已成名,少 舉業,爾等各圖遠大,當不借此區區。但余年已六十有三,汝母也屆六旬,但有宿疾,安能更為爾等勞神照管。汝輩既已長成,自應酌量分給,俾其各管各業,除文藻山住屋一所及相連西邊一所,仍須留為歸田棲息之區,毋庸分析外,其余田屋產業各按原置價值勻作三股,各值銀一萬兩有零,即每股或有多余伸縮也不過一兩百兩之間,相去不遠。合將應分契券撿付爾等分別收執,其應行收租者各自收取,如因中外服官,不能自行經管,也各交付妥人代理。將來去留,咸聽爾等自便,我也毋庸過問。惟念產微息薄,非儉難敷,各須慎守儒風,省嗇用度;并須知此等薄業,購置甚難,凡我子孫,當念韓文公“辛勤有此,無迷厥初”之語,倘因破蕩敗業,即非我之子孫矣。再,目下無現銀可分,將來如有分時,也照三股均勻,書籍、衣物并皆憑此可也。茲將所分三股產業,并載于此。此諭。共錄三紙,爾等各存一紙為照。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孟陬吉日,俟村老人新筆書于西安節署小方壺。
友情、友誼,心心相連
[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
      福建时时彩11选⑤走势图